上卷 第27节 - 1

还是在帕金顿。最后,我终于实现了一个小时的睡眠——又因为无缘无故同一个完全是怪物、满身长毛的小陰陽人交媾而从恐怖和疲惫中惊醒。那会儿,已经是早晨六点,我突然想到我若是提早到达营地可能好些。从帕金顿我还有一百英里要走,要到黑兹山和布赖斯地就更长。如果我说过下午去接多丽,那只是因为我的幻想坚持要天赐之夜尽快降临,以掩住我不堪忍耐的心。但这时,我预见到了各种各样的误解,而且任何一点点神经质的迟误都可能给她机会往拉姆期代尔打一些迷惑的电话。九点半,我决定出发时,一只,坏电池把我弄得很不愉快;中午临近,我才终于离开了帕金顿。
 
两点半左右,我到达了目的地;把车停在一片松树林里,一位穿绿衫衣、红头小鬼的少年站在那儿,闷闷不乐地投着蹄铁玩;他径直带我去了灰泥房中的一间办公室;我已经处在濒临死亡的状态中了,还必须再忍受衣着邋遢、头发呈红褐色的营地女主人多管闲事的几分钟同情。多丽的东西她说都收拾好了,准备启程。她知道她妈妈病了但不危险。
 
黑兹先生,我是说,亨伯特先生,您想不想见见营地顾问?
 
或看看孩子们住的屋子?每间那是要献给迪期尼造物的?要不见见洛奇?耍不让查利去找她来?孩子们刚刚把饭厅布置好,有个舞会。(或许过后,她会对什么人说:“这可怜的人样子就象附尸还魂。”)这会儿,让我保留那情景中所有琐碎和重大的细节:老巫婆霍姆斯写了一张收条,挠挠头,拉出桌子的一个抽屉,把找钱倒入我不耐烦的手掌中,而后利索地铺开一张钞票,发出一声明快的“……还有五元!”;女孩子的照片;一些俗艳的蛾子或蝴蝶,仍然活着,安全地钉在墙上(“自然研究”)营地饮食卫生证书镶在镜框里;我颤抖的双手;能干的霍姆斯制作的一张报告多丽·黑兹七月表现的卡片(“尚佳;喜欢游泳和划船”);一阵树与鸟的声音,和我咯咯跳动的心……
 
我背朝敞开的门站着,继而感到血冲上了头,我听见身后她气喘嘘嘘的声音。她来了,连拖带撞她的皮箱。“咳!”她说,站住,用她狡黠又喜悦的目光望着我,她的微笑有些傻乎乎,却又美妙可爱,两片柔软的嘴唇分开了。
 
她瘦了些,高了些,有一瞬,我好象觉得她的脸不如我这一月来一直在脑中珍爱的那个印象那么漂亮;她的脸颊象是凹陷了,又有太多的雀斑掩盖了她玫瑰红的面色;这个第一印象(是两颗虎心搏动之间的一个十分短暂的人性的休歇)明确包含了所有亨伯特必须做、想做、将做的含义,就是要给这位尽管有太陽色却仍然面色苍白、眼圈暗黑的小孤儿(甚至她眼睛下的黑铅陰影也暗藏着雀斑)一种良好的教育、一个健康而快乐的少年生活期,一个干净的家,和她年龄相仿的好女友,在她们中间(如果命运认为值得补偿我),我或许能找到一个漂亮的专为亨伯特博士先生提供的小处女。但是“一眨眼的工夫”,就象德国人说的,那行为天使般的线条被抹去了,我克服了我捕食的习性(时间超越了我们的狂想),她又成了我的洛丽塔——实际上,比任何时候都更是我的洛丽塔。我将手放在她温热、红褐色的头上,提起了她的行李。她全身玫瑰色,蜂蜜色,穿着她最鲜亮的有几个小红苹果图案的方格棉布衣,她的手譬和双腿都呈深黄棕色,上面有几道象是凝血结成的小虚线,她白袜子上的束带翻下来还是到我记忆中的高度,正因为她孩子气的步态,或因为我记得她总是穿无跟的鞋子,她现在的运动鞋看上去不知怎么显得太大,对她来说跟儿也太高。再见了,Q营地,快乐的Q营地。再见了,既平淡无味又不卫生的食物,再见了查利男孩。在热烘烘的汽车里,她靠我坐下,打了一拳给落在她美丽的膝上的苍蝇;而后,她的嘴就不停地用力嚼一块口香糖,又敏捷地摇下她那边的玻璃,才又坐稳过来。我们快速穿过斑驳的树林。
 
“妈妈怎么样了?”她出于责任地问。
 
我说医生还不太清楚问题是什么。总之是腹部的什么。
 
可僧?不,是腹部。我们要在附近停一会儿。医院在乡下,在利坪维尔的风化城附近,十九世纪早期有位大诗人曾在那儿住过,到了那里我们会把一切尽收眼底的。她认为这个主意顶顶好,并问晚上九点前我们能否到达利坪维尔。
 
“晚饭时我们会到布赖斯地,”我说,“明天,我们去游利坪维尔。那次行军怎么样?你在营地过得快乐吗?”
 
“嗯——哼。”
 
“离开遗憾吗?”
 
“嗯——哼。”
 
“说啊,洛——别光哼哼。对我讲点儿什么。”
 
“什么,爸?”(她让那个词带着深思熟虑的讥讽拖长了说出来。)“任何古老的什么。”
 
“行啊,只要我那么叫你?”(眯着眼睛看公路)。
 
“当然。”
 
“这是幕短剧,你知道。你什么时候迷恋上我妈妈的?”
 
“有一天,洛,你会明白许多感情和情况的,比如说合谐,精神关系的美好。”
 
“哼!”性感少女冷嘲道。
 
谈话中的短歇,用风景填充了。
 
“看,洛,山边那些牛。”
 
“我想我会吐了,如果再看牛。”
 
“你知道,我很想你,洛。”
 
“我不。事实上我已经背叛了你,不忠实于你了,但这毫无关系,因为反正你已经不再关心我了。你比我妈妈开得快多了,先生。”
 
我从盲目的七十降慢到半盲的五十。
 
“你为什么觉得我已经不关心你了,洛?”
 
“是啊,你还没吻过我,不是么?”
 
心在企盼,心在呻吟,我一眼瞥见前面适时出现的宽阔的路边,便连撞带摇进了草丛。记住她还不过是个孩子,记住她还只是——车刚刚停稳,洛丽塔就已经顺势倒进我的怀里。不敢,不敢让自己这样——甚至不敢让自己发现这(甜蜜蜜的湿气和颤动的火焰)就是难以形容的生活的开始,在命运巧妙的协助下,我终于将它从愿望变成了实现——真地不敢吻她,我摸了摸她火热、张开的嘴唇,带着极大的虔敬,轻轻一吮,一点不猥亵:但她,在一阵不堪忍受的蠕动中,将嘴唇使劲压在我的上面,我碰到了她的门牙,并且分享了她唾液的薄菏糖味。我当然知道,对她来说,这不过是一个无知的游戏,是在编造的浪漫行动中对某些偶像进行模仿的一点点少女的傻气,并且因为(象心理病医生,或強姦犯会告诉你的)这种女孩子游戏的限制和规则是多变的,或至少对于成年游戏伙伴来说太难以把握——我悲常害怕我会走得太远,而使她在厌恶和惊恐中抽回身。最重要的是,我痛苦难当急于把她偷偷带到“着魔猎人”的幽僻之地,却还有八十英里的路程,天赐的直觉分开了我们的拥抱——一秒钟后,一辆高速公路巡逻车停靠在我们车边。
 
面色鲜红、眉毛粗浓的司机盯着我:
 
“看见一辆蓝色轿车,和你的牌子一样,在交叉路口前超过了你们吗?”
 
“为什么,不。”
 
“我们没有,”洛说,急切地向我依偎过来,她纯洁的手放在我的腿上,“但你肯定是蓝色的吗,因为——”那警察(他追踪的是我们的什么影子?)对女孩做出了他最美的笑容,而后进入“U”型弯道。
 
我们开车继续走。
 
“榆木脑袋!”洛说,“他应该逮捕你。”
 
“上帝,为什么是我?”
 
“是啊,在这个劣等州境里,车速限是五十,并且——不,别慢下来,你,笨蛋。他已经走了。”
 
“我们还有一段路呢,”我说,“我要在天黑之前到那儿。
 
作个好孩子。”
 
“坏,坏孩子,”洛惬意地说。“少年犯罪,但坦率又引人注目。灯是红的。我从来没见过这样开车。”
 
我们无声地驶过一个无声的小城镇。
 
“哎,如果妈妈发现我们是情人,她岂不要疯了?”
 
“上帝,洛,我们别那么说。”
 
“但我们是情人,不是吗?”
 
“就我所知不是。我想我们会遇到更多的雨。你不告诉我一些你在营地搞的小恶作剧吗?”
 
“你说话象书本,爸。”
 
“你都能做什么?我一定让你说。”
 
“你很容易被吓着么?”
 
“不。说吧。”
 
“我们转到一条幽僻的小路上去吧,我就告诉你。”
 
“洛,我必须严肃地对你说,别做傻事。听见吗?”
 
“是蔼—我参加了那儿提供的一切活动。”
 
“后来呢?”
 
“后来,我被教育和其它人一起快乐而丰富地生活,发展起健全的个性。作个蛋糕,事实上。”
 
“是的,我在小册子里看到过这类东西。”
 
“我们喜欢围在大石灶火边、或在讨厌的星星下唱歌,每个女孩子都把她快乐的灵魂融入集体的声音中。”
 
“你的记忆力真棒,洛,但我要麻烦你丢掉那些咒骂词。
 
还有什么?”
 
“女童子军的座右铭,”洛狂热地说,“也是我的。我用有价值的行为充实我的生活比如——咳,无关紧要。我的责任是——要作有用之人。我是雄性动物的朋友。我服从命令。
 
我快乐。又一辆警车。我很节俭,思想、语言和行为皆完全丰富。”
 
“我希望就这些吧,你这个调皮鬼。”
 
“是的,就这些。不——等等。我们在反光炉里烤东西。
 
这可怕吗?”
 
“哈,这很好。”
 
“我们洗了亿亿个盘子。亿亿,你知道是女教师形容很多、很多、很多、很多的土语。噢对啦,最后的但不是最微不足道的,妈的话——现在让我看看——是什么?我知道:
 
我们做幻灯,咳,多有意思。”
 
“一切都还好么?”
 
“是的。除了一件小事,是我不能告诉你的,要不脸要红透了。”
 
“以后你会告诉我吗?”
 
“如果我们坐在暗处,你让我对着你耳朵说,我就告诉。
 
你睡你自己原来的屋,还是和妈妈挤成一团?”
 
“原来的屋。你母亲可能要动一次大手术,洛。”
 
“在那个糖果店停一下,行吗?”洛说。
 
她坐在一张高凳上,一束陽光斜照在她裸露的褐色前臂,有人给洛丽塔送来一只精巧的冰激凌,上面覆一层人造糖浆。这是一个满脸丘疹的好色男孩给她配好拿来的,他打着油污污的蝶形领结,色迷迷地盯着看我那穿着单薄的棉袍的瘦弱的孩子。我要到布赖斯地和“着魔猎人”去的不耐烦心情越来越使我不能忍受。幸好她用平常的敏捷速度了结了这件事。
 
“你有多少钱?”我问。
 
“一分没有,”她悲哀地说,挑起眉毛,给我看她钱包里边的空荡荡。
 
“这是个问题,合适的时候会改善的,”我戏谑地插了一句。“你好了么?”
 
“哎,我想问,他们有浴室么。”
 
“不是去那儿,”我坚决地说。“这儿肯定很简陋。跟我来。”
 
她总的说来还是个听话的小姑娘,回到车里以后,我吻了她的脖子。
 
“别那么做,”她说,望着我,带着一种毫不装假的惊讶。“别把口水流我身上,你这脏东西。”
 
她提起一只肩膀蹭了蹭那块地方。
 
“对不起,”我小声说,“我很喜欢你,没别的。”
 
我们在陰郁的天空下向前驶着,驶上一条弯道,而后又驶出来。
 
“是啊,我也很喜欢你。”洛说,声音迟疑又柔弱,象在叹息,又向我靠近了。
 
(噢,我的洛丽塔,我们永远也到不了那儿!)暮色开始浸进漂亮的小布赖斯地,浸入它的仿殖民地式建筑、珍品店以及从海外移植的阔叶树,我们驶过光线微茫的大街,寻找“着魔猎人”。天空,尽管有稳定的雨作它的饰物,仍然是温暖而清绿的;有一群人,主要是孩子和老头儿,早就聚集在一家影院的售票房前,急出了汗。
 
“噢,我要去看那个电影。吃了饭我们就去吧。噢,去吧。”
 
“没准,”亨伯特唱道——这个狡默又臃肿的魔鬼非常明白,九点,他的电影一开始,她就会死在他的怀抱。
 
“慢!”洛叫道,向前猛地一倾。我们前边有辆倒楣的卡车,它后背的红宝石闪动着,停在十字路口处。
上一篇:上卷 第26节    目录      下一篇:上卷 第27节 - 2